砂子

最近出了趟差,去了五天,青岛的胶州市,一个迅速发展的城市.

很高兴我没有掉向,东南西北分的清,这个城市的南段新楼林立,塔吊也林立,显示这个城市的发展.我们的工地也在其中,遗憾的是文明施工较差,尘土飞扬,每天下来至少吃二两砂.干活的小包工头告诉我说这个楼盘均价七千,他托了人准备买一套,看他穿的破烂,没配安全带,在架子上爬来爬去,开着F3,我暗暗感叹.

工程尾声挤公交回了趟家,来去匆匆只在家里睡了一晚上.老友听到消息兴冲冲开车过来要一起出去喝酒,时间急迫被我拒绝了,他心里惦记着,晚上喝多了给我打电话”明天晚上到胶州找你喝酒去.”很感动.

排队等候了两个小时,腰酸腿疼的差不多了终于坐上车,在晚上九点多的时候到了家,算算,早上不到七点坐老爸的摩托车,转小长途车,转公交车,忙完了事情,转公交车,转转转,转长途车,转公交车…

如果真的是砂子,风飞沙,乘风飞翔那敢情好,可以更快的看到闺女.

误了最后的长途车,只能第二天一大早回丈母娘家看闺女,到家时,媳妇和闺女正在小广场上玩,小脸蛋闪的黑黑的,站在那小脑袋不等,只用圆圆的眼睛上下打量我,旁边姨姥姥和妈妈说”爸爸,来了,快叫爸爸”她一动不动打量我有三分钟.一声不吭.我竟也不知道说什么好?

原来闺女有点小感冒,发低烧.回家半个多小时,闺女熟络起来,才叫爸爸.

下午骑着姥爷的电动车带着她们娘俩去镇上的玫瑰公园玩,要说心里没感想是假的,虽然下午只有微风,可让媳妇孩子做电动三轮让我心生惭愧.

晚上闺女烧得厉害,闹了半宿,最后累了才睡着.好在姥姥哄着喝了药,早上起床的时候已经退烧了.一早我和媳妇就回济南.闺女睡的朦胧,挥手跟我和媳妇再见.晚上,媳妇打电话说闺女问姥姥”妈妈来?爸爸来?”呵呵,刚反应过来.

睡了一下午,转天上班了.我奋力挤上公交车.

砂子又上路了.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